首页 > 都市言情 > 望族嫡女 > 6、背锅

6、背锅

目录

    丽姝坐在床边上,她人小腿短,托腮看小傅氏拿着画板和笔墨纸砚颜料等随刘承旭出门,她衷心的希望娘亲能够一展其能。

    摧眉折腰服侍男人,绝非小傅氏所愿,只是她为了自己,不得不如此罢了。

    谁愿意天天看别人眼色过活,憋着一肚子气,没病也气出病来。找准机会了,就要先抓住,这才是丽姝的愿望。

    人唯独有真材实料,才会走的长远。

    丹红留下来照看丽姝,见她小孩子晃脚,只觉得好笑:“姑娘,要不要奴婢带您到院子里玩耍?”

    “不去,我就坐在这里等我娘亲回来。”丽姝道。

    丹红就在这里一边剥莲子给她吃,一边陪着丽姝。她心情很舒畅,倒不是因为小傅氏真的能做出丰功伟绩,而是小傅氏这些日子以来颇为受宠,现在还能跟着出去见老爷下属等人。

    要知道这样的待遇还是当年小傅氏刚嫁过来那年才如此的,这些年小傅氏偏居一隅,跟活死人似的,甚至管家那一年,惩治过的仆人还有反扑的,甚至冬天炭火不足,夏天用冰不足,扣屎盆子的比比皆是。

    她们这里守门的婆子明明都是大夫人派过来的,她夜里打牌被抓住了,却私下找自家二夫人,仿佛是二夫人的人犯事了,也不看看这婆子到底是谁的人?

    这样的恶臭事情,数不胜数,她们还得捏着鼻子感谢傅氏公开说不指名。

    小傅氏跟随刘承旭到官舍前衙,她原本是有点忐忑和紧张的,但出乎意料的,想起女儿肉乎乎的小脸蛋亲了自己一口,她就有无限力量了。

    “吴班头,林班头,我夫人擅长丹青,你二人把见过那贼子的人请过来,”刘承旭对衙役捕快道。

    很快就有人过来,小傅氏先听他们描述特征、年龄,衣裳,甚至是作案地点,甚至综合了好几个人的叙述,把他们口中的贼人画了出来。

    她在丹青上非常有自信,因此,她拿给刘承旭看:“此人皮肤微黑,头发秃了一半,身量中等,还微微驼背,眼睛偏小。约莫三十多岁的年纪,他几次三番抢劫富户都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去,恐怕他骨骼清奇,如此我画出来了,相公你看。”

    刘承旭拿给那几位见过贼子一面的人,他们一看此画像,忍不住道:“夫人画的实在是太像了,若非是亲眼所见,我们都以为夫人见过此人呢。”

    “果真?”刘承旭一喜。

    那两名班头连忙点头,当即刘承旭就开始张贴画像,重金悬赏此贼。

    这个贼自以为聪明,还大隐隐于市,这次他有画像,这般栩栩如生,想必次贼在劫难逃。

    随即刘承旭对小傅氏道:“秋君,我让人送你回去,多谢你了。”

    “能帮上相公就好。”小傅氏知晓刘承旭立功心切,也从善如流的同意回去,因为她想她家胖丫头了。

    只是她道:“既然那贼人如此有信心藏起来,那么他会不会改头换面也未可知?相公你可一定要留心这画中神韵。”

    刘承旭颔首,他也没想到小傅氏有这样之能,他们官府常常重金悬赏没用,因为画像往往看不出真人到底如何,而小傅氏的画像实在是抓准了这个人的模样,实在是厉害。

    他双手扶住小傅氏的肩膀:“我的秋君真是聪慧。”

    小傅氏头一次被人这么夸奖,还是这么重要的事情上,她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也抓住了女儿给她的机会:“那相公日后若需要我的,只管让我来帮忙,只要能替相公你尽一点绵薄之力,就是我的福气了。”

    刘承旭看她的目光也顿时不一样了,以前只是怜惜她,疼爱她,怕她真的厌世而去,现在是真的跟发现瑰宝似的。

    **

    “娘亲,这是什么?”丽姝看着面前一小串面人,觉得都很可爱。

    小傅氏笑道:“这些都是给你的面人。”

    丹青凑趣道:“只要夫人出门就会给咱们姑娘买,以前在山阳的时候,我们姑娘的玩意儿多的都装不下了。天下就没有这么疼女儿的娘。”

    丽姝不忍拂小傅氏的好意,舔了一口面人,又递给小傅氏:“娘也吃。”

    小傅氏搂着女儿,很是开心。

    当然更让她们母女开心的是,小傅氏的画还真的起了作用,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那贼子被抓住了。

    刘承旭是日正在傅氏这里用膳,苏姨娘和丁姨娘在一旁伺候,突然听得外面常安进来道:“大人,贼首被抓了,本府同知和通判还有乡绅都送来贺礼,请老爷和夫人赴宴呢。”

    众人一听大喜,刘承旭更是道:“快去请二夫人准备,让她和我一起赴宴。此贼是如何抓的,快些道来?”

    他是认为此案情能破,完全是因为小傅氏,所以这里的夫人肯定说的是小傅氏。

    傅氏神色却变得莫名起来,苏姨娘撇嘴,丁姨娘则觑了傅氏的脸色一眼,眼观鼻鼻观心。

    头一回不是她出去应酬,而是小傅氏。

    小傅氏这边接到常安来此传信,开始梳妆打扮起来。丽姝在一旁很为小傅氏开心,她笑眯眯钻到娘亲怀中,这样真好。

    至少这辈子的娘亲不用像前世那样,明明也是正房夫人,却永远妾身未明。

    “夫人,这可太好了。”丹红很为小傅氏高兴。

    小傅氏看向女儿:“这都是丽姝的功劳。”

    丹青却是忧心:“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奴婢虽然也为姑娘高兴,但是就怕大夫人那边……”

    听到这里丽姝也是心一紧,她现在太小了,还保护不了娘亲,因此她担忧的看了小傅氏一眼。小傅氏正好也看向女儿,见女儿这么小居然能听懂丹青的话,还满脸担忧,她就立马有了精神。

    “虽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可是富贵险中求。我若庸碌无为,也不过是个活死人罢了,我能忍,可我不能看着丽姝默默无闻,寂寂无名。”小傅氏想自己能够多出去交际,日后就能常常带女儿出去了。

    说到这里,她站起来对丽姝道:“宝宝,今儿让丹红陪你玩儿,过些时日,娘一定带你出去玩儿,好不好?”

    丽姝见小傅氏眼神凌厉起来,倒也放了心,女子本弱,为母则强。

    如今的形势的确不能一直防守为主了,一直防守做活死人,恐怕也只能得怜悯,转守为攻,不再惧怕傅氏,娘决定迎战,反而是好事。

    娘也是正头娘子,本就应该出去以夫人身份交际,丽姝随即对小傅氏道:“宝宝会乖乖的,娘亲快去吧。”

    “小大人似的。”小傅氏笑眯眯的。

    丽姝终于松了一口气。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