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望族嫡女 > 13、黄雀在后

13、黄雀在后

目录

    从莲溪庵回程的路上,刘承旭一直在替小傅氏揉着腿,孕妇的腿会抽筋,男人力气适中,正好缓解了小傅氏的不适。

    这个时候的丽姝,当然是假寐,否则,她醒过来了,爹娘都不自在。

    刘承旭把画像交给手下,已经开始秘密查访了,显然小傅氏很细心,她不仅仅是问这几个人的长相,还问出了共同点。

    “这五位比丘尼年龄不一,年纪最大的已经五十岁了,年纪最小的不过十六岁。绝非是见色起意,我想是别有隐情。”小傅氏提起。

    这就是这桩案子的难点,寻常都是为了钱、色、权、名这些,可这里的比丘尼并不是非常出挑的人,也没有什么深厚背景。

    刘承旭也皱眉,不料此时,一班人吹锣打鼓好不热闹,丽姝都只好“醒过来”。她掀开帘子往开看,却是吓了一跳,那些人身着大红衣裳,似乎是下聘的,抬着些许聘礼,可是除了鹅笼、酒海、龙凤喜饼以及肘子、喜果都是真的,衣服、首饰、家具却是纸糊的“冥器”。

    以她一个小孩子,不应该知晓什么叫冥婚,故而,她仰着头问刘承旭:“爹爹,为什么他们抬的衣裳是用纸做的,还有用纸糊的小房子,好漂亮啊!”

    刘承旭一听,当然知晓这是冥婚,官方虽然明令禁止,但民间却根本视作无物。一般县官不下乡,若非是这次办案要来莲溪庵,他也不会过来此处。

    冥婚?对,冥婚。

    那些不挑女子年纪和长相,又肆无忌惮的下手的,也许正是因为冥婚。

    毕竟在尼姑庵的,大部分都是无家可归之人,出事了,也未必会有人真的重视。就像这次,若非是迟女冠隐居于此,住持师太怕迟女冠出事,也不会报案。

    刘承旭捏了捏女儿的小脸蛋:“真是个小福星。”

    也许,他可能很快就能破案了。

    这当然不是丽姝的功劳,因为从她爹在前世就位极人臣,想必才干出众,她也没觉得多骄傲,倒是小傅氏一脸的骄傲。

    刘承旭在本地租了一座宅院,打算破案完再回府,小傅氏就不再逞能,到了院子里就开始歇息。丽姝不愿意在屋子里憋闷,就在院子里玩耍,小孩子似乎很有精力。

    现在的她没有所谓的小日子,也没有任何烦恼,不需要去夫家操劳,多么无忧无虑。

    显然小傅氏亦是如此,她又很忙,要在当地买两个小丫头子回去服侍。牙婆们显然刻意把人收拾了一番,丽姝心道,这显然不该如此,因为随意一个牙婆,也不知道底细。

    但小傅氏已经来不及了,回去之后,丹红和丹青要全心守着自己,女儿那儿就不能分心照看,再有如果有迟女冠推荐的嬷嬷来,总不能还把女儿当小孩子。从外头带两个没根基的,她们的富贵都在女儿身上,不敢不尽心。

    若是这二人不用心,打发出去,也无人知晓来历,不会坠了女儿的名声。

    否则,等回去之后,再选丫鬟服侍,全部是由别人送到你面前的,谁知道她们背后是人是鬼?这些打算,她也不会同女儿提起。

    所以,原本前世她明年才有四个丫头,现下先提前有了两个。

    一个十岁大,一个八岁大,丹红一样样的吩咐着:“姐儿很好带,平日也不吵闹,但咱们府里的规矩是……”

    小傅氏嫌弃她们名字太土气,特意为她们取了名,但都很诗情画意。大的那个稍显沉稳些,就叫听雪,小的那个虽然稚气未脱,但是一根筋,看起来忠厚,就叫丝雨。

    其实有时候丽姝看小傅氏,乍然想起她也不到二十岁,也并不大,却还时时刻刻照顾她。

    起初小傅氏担心新买的丫鬟不好好服侍,特地让丹青丹红换着在丽姝跟前,后来见丽姝虽然年纪小小颇有主见。听雪和丝雨都不敢造次,且丽姝年纪小,嘴却比大人还厉害,如此,下人们也不敢造次。

    刘承旭在当地不出十日,就把人找了出来,他回来时。

    小傅氏亲自做了几道家常小菜,香煎豆腐、牛肉锅巴、香葱鸡蛋、炸活鱼另有一大钵冬瓜肉丸汤,饭也是做的锅巴饭。

    刘承旭是湖广人,喜食咸香之物,又少不得鱼,因此这顿饭简直是风卷残云。

    见丈夫吃光,小傅氏也很高兴,丽姝则问道:“爹爹是不是把案子破了。”

    刘承旭点头:“是啊,只可惜之前不见的三个已经被害了,还有两位,因为要选吉日,被我们救下来了。”

    丽姝十分庆幸。

    显然,刘承旭高兴的还不止是这一件,他把凶手找到之后,迟女冠的外家特来道谢,这家也是官宦人家,一来二去的,知晓他任上做的不错,答应他写信给在吏部的同僚举荐。

    正所谓夫荣妻贵,等刘承旭官位越高,到时候就能封妻荫子。

    而丽姝也跟着欢喜,原因是刘承旭是一个非常知人善用,且赏罚分明的人。他能迅速破案,还能受到别人的看重,和小傅氏以及丽姝都分不开,若是他发达了,到时候请封诰命,那自己的娘绝对在列。

    现在她们一行人准备回去,刘承旭先派人回家,让人把小傅氏的屋子收拾出来。

    回去传话的人自然先去给傅氏请安,又去丁姨娘那里回话,这人和丁姨娘的关系更亲近一些,无他,当年他娘垂危时,是丁姨娘施药救人,且从不提任何回报。

    “咱们老爷如今破了这莲溪庵的案子,很得上官赏识,老爷又说姨娘您劳苦功高,管家辛苦,他还有十日回来呢。”小厮笑着。

    清风忍不住道:“怎么要十日才能回来?”

    “还不是二夫人肚子渐大,老爷怕颠簸,再说了,这次破案二夫人画的画让破案事半功倍,又结识了迟家。就是迟女冠的外家,也就是本地的大户熊家,也下帖子请我们二夫人过去呢。是了,老爷说让您派人把二夫人的院子收拾干净。”小厮见是丁姨娘就多说了几句。

    丁姨娘听完,让他放心,又含笑去安排人开锁打扫不提。

    小厮又在心里啧啧称奇,寻常女子,听到夫君宠别的女人,都会嫉妒,丁姨娘还真是有涵养,算得上贤妻良母,只可惜,小厮想她要是主母就好了。

    是夜,丁姨娘执起一卷书在看,明月从外进来道:“饶妈妈那边派人在二夫人起居处又刷了一遍桐油,还有玉屏那丫头,偷偷把二夫人爱喝的荞麦茶换成了大麦茶。”

    丁姨娘摇头:“简直是蠢货,苦荞茶和大麦茶都可以缓解孕吐,适量饮用根本无事。还有刷了一遍桐油,也许过几日二夫人回来就都干了。”

    “不是的,她们特意撬开了一块砖,如果二夫人不小心踏过去,真的会摔的爬不起来。”明月听了都摇头。

    不过,她又道:“您看您要不要告诉老爷,看看傅氏的德行。”

    主要是明月觉得傅氏反差太大了,平日慈爱如菩萨一般,没想到背后这么狠,亲妹妹的孩子都下狠手。

    丁姨娘却勾唇:“我为何要告诉老爷!”

    “可是万一查到您身上——”明月看了丁姨娘一眼。

    丁姨娘则飒然一笑:“苏姨娘是自己要用水痘害小傅氏,只可惜人没害成,把自己折了。傅氏则是活该,当年老爷把唯一的生机让给她,我们这些人不过等死罢了,哪里知晓我们活下来了,她却遭罪。她虚伪不堪,如果小傅氏到时候真的跌倒孩子没了,绝对会查到傅氏身上,她的面皮迟早揭下来。”

    明月听了一喜:“是啊,到时候小傅氏若是小产,恐怕去半条命,再翻起来就难了。傅氏苏氏所做的事情,也会被老爷厌恶,这后宅可不就您了么?”

    丁姨娘伸出她洁白修长的手,若有所思:“你看我的手,还是干干净净的。”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