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望族嫡女 > 100-110

100-110

目录

    第 101 章

    转眼已经过了端午节,郑夫人看了一场龙舟赛,因为吹了风,得了风寒。丽姝则每日侍奉汤药,衣不解带,还亲自熬了羹汤,这让郑夫人很是感动。

    郑灏常年忙于公务,再者,他有时候过来郑夫人这里,郑夫人早早歇下,也是没办法。

    故而他就拉着丽姝的手道:“这段日子辛苦你了。”

    “也不全是我,弟妹也和我轮换着来。祈哥儿也很是听话,我爹爹说想跟祈哥儿开蒙,你看呢?”丽姝问道。

    郑灏点头:“这有什么不好,简直求之不得。蒙学师傅很是重要,有些孩子就是因为蒙师不好,故而不愿意读书。”

    “既然你同意了,等太太稍微好点儿了,我们再商议送祈哥儿去我娘家。”丽姝商议。

    郑灏笑道:“一切听你安排就是了。”

    其实祈哥儿还有三个多月才满三岁,一般孩子三岁开蒙都算早了,但是他早慧。还不到一岁就会说话了,这一年多来,丽姝常常是不经意之间教他读书,发现他记性很好,也很灵慧,故而不敢随意教他。

    还是爹爹说让他跟着开蒙,丽姝才同意,因为娘家有娘在,她不怕。

    再有祈哥儿很会说话,会自己出恭吃饭,这些难不倒他。

    可让一品河道总督为你开蒙,又有什么不好的,哪里去寻这样的人才。现如今能请到的蒙师也无非就是秀才出身举人出身的。

    丽嘉那边听说刘承旭要给祈哥儿开蒙,她也想把儿子送去开蒙,男儿走科举仕途她是一百个愿意,刘承旭当然也同意了。

    而小傅氏也派人同丽柔说了一声,怎么着也不能厚此薄彼。

    就像当年让她们姐妹一起管家,就是从比较中学习,无论如何,刘家二房这四个姐妹嫁的也都未必很顺心,但是都能站稳脚跟。

    丽柔听到这个消息,先同吴玄鹤商量着:“说是大姐姐和三姐姐都准备把儿子送去让我爹开蒙,我们太太特地打发人过来,你看如何?”

    吴玄鹤笑道:“这事儿当然好了,你即将临盆,我们哥儿放刘家也未尝不可,我看岳父母都是仔细人。”

    但是他们夫妻同意没用,因为吴夫人不同意,吴夫人理由也是现成的:“哥儿年纪太

    小了,你们做爹娘的也狠心。”

    丽柔还抚着肚子陪笑:“太太不知道,我两位姐姐把儿子都送去了,我三姐姐的儿子比起我们家安哥儿年纪还小几个月呢。”

    “她们是她们,咱们家到时候也不是请不到名师,何苦劳烦亲家老也呢。”吴夫人淡淡的道。

    丽柔想婆婆未必是真的看不上刘家,而是自己同意的,她就要反对。

    回到房里,丽柔都差点气的哭出来,还是身边的丫鬟们安慰她。

    香雪道:“姑娘,您别气了,夫人说的兴许也是为了您好,咱们家安哥儿也的确年纪太小了。您现下又怀的身孕,不如等之后再去学也好啊。”

    “不行,我一定要让安哥儿读书。”丽柔也使性子起来。

    香钿则道:“到时候太太那里……”

    她们还都有点怕吴夫人,儿媳妇的地位总是低于婆婆的,这是其一,再有若吴玄鹤出仕还好,现下还在读书,将来还不知道捐什么官,要家中活动一二,这些都要吴太太支持的。

    丽柔别过脸去,这些她又何尝不知,若非如此,她也不会这般忍气了。

    平心而论,吴太太是没有广阳侯夫人那样赫赫扬扬,对儿媳妇不当人看,好玩弄权术,但是掌控欲很强,又过分宠溺孩子。

    就像大伯母徐夫人也是个当家主母,还是刘家宗妇,可教养出来的丽贞比她们姐妹差远了,就是因为她纵容孩子,丽柔心里很明白,故而就不死心。

    只是吴玄鹤是孝子,吴太太发话了,他一贯也是不好反驳的。

    丽柔忍不住对着吴玄鹤哭道:“那如何是好?难道我们家安哥儿就不开蒙吗?现下我爹还赋闲在家,我三姐夫状元出身,人家都把孩子送过去,没那么娇气的。若是有一日我爹起复了,我们就是把孩子送过去,我爹也没空教了。”

    吴玄鹤微微叹了一口气,他想了想,起身去找了吴大人。

    他爹是吏部右侍郎,如今也算是位极人臣,还做过几任转运使,钱权什么都有,年纪还轻。只是爹爹对他们兄弟素来看不上眼,所以把女儿都往宰相家里嫁,就是希望女婿能够帮衬吴家。

    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如此一来,就算是拂逆娘了。

    无论如何,

    三姐妹的儿子最后都送到刘家开蒙了,丽嘉的儿子稍微大一点,丽姝的儿子年纪最小。

    丽姝替祈哥儿缝了个小书袋,郑夫人又是担心,又是高兴:“我们祈哥儿也是大孩子了,都要读书了。”

    “娘,我和丽姝一道送他过去。丽姝怕孩子不习惯,就让她在那儿守一会儿,您也别担心。”郑灏解释道。

    郑夫人摆手:“我认识你岳父的时候,你们俩还没出生呢,我担心什么。”

    说是这么说,但郑夫人哪里不担心的,尤其是祈哥儿三岁都没有呢。虽然他的个子高高的,走路很稳妥,每日听说丽姝都会教他,可祈哥儿还天天撒娇呢。

    说罢,郑灏抱着儿子出去,丽姝则跟在后面。

    “祈哥儿,你要把外祖父当先生,听到了吗?要尊敬外祖父,还有外祖母常常陪你玩儿的,娘亲今天也在外祖家陪你吃饭的。”

    郑灏见儿子还不知道蒙学是什么意思,不由得对丽姝道:“少说几句,孩子现在哪里听得了这么多。”

    “好好好,是我啰嗦了。”丽姝知晓郑灏是舍不得。

    到达刘家的时候,丽姝和郑灏先带着祈哥儿过来刘太夫人这里,没想到其他两家来的更早。丽嘉的儿子已经快四岁的年纪了,小孩子大一岁,那其实就是大不少。丽柔扶着大肚子过来的,正和儿子在叮嘱什么。

    他们三个年龄相仿,又是表兄弟,刘太夫人都喜欢的跟什么似的。

    “真好,都看着虎头虎脑的。”

    小傅氏也是没有厚此薄彼,一人送了一套文房四宝,又道:“中午都在我这里用饭,吃饭了再让他们休息一下,你祖父亲自教他们武艺,只是申时(下午三点左右)二刻,就要过来接孩子回家去。自然,若是你们不便来接孩子,住下也可,派人来说一声就行。”

    不知怎么小傅氏的语气让她们想到当年管家的时候小傅氏训话,丽姝即便是小傅氏的亲生女儿都不敢造次。

    “娘,您放心,我们一定会按时送来,按时过来接,也绝对不娇惯孩子的。爹爹爱怎么训,就怎么训。”丽姝立马捧场。

    吴玄鹤听了心里一动,这位三姨还真是会说话,也难怪岳父母都爱她。

    丽嘉有点舍不得,但是比起吃点苦

    ,还是前途最重要,丈夫这样也就算了,儿子可要有出息才行,因此她虽然没有附和,但也让怀里的孩子好好听话。

    孩子们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什么,都先让他们熟悉一下环境,虽然外祖家他们常常来,可是今日又很特殊。

    刘承旭已经在学斋等着三个小萝卜头了,大人们都带着孩子们先行拜师礼,正所谓天地君亲师,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束脩一般就是六礼,肉干表示谢师恩、芹菜表示业精于勤、龙眼干表示启窍生智、莲子表示苦心教学、红枣表示早日高中、红豆则代表宏图大展。

    丽嘉想的是反正是自己娘家,她也就用普通的送,再送上一封拜师帖。而丽姝则是用精美小巧的红色漆器装的,这套漆器是郑灏和丽姝挑了半天的,古朴、典雅、华美,也是为了感激刘承旭。

    吴玄鹤曾经说过一句很有名的话,叫家有千金,行止由心。就是说家中非常有钱,所以可以随心所以得生活。

    因此,这次给吴神安准备的束脩也是不菲,但也很风雅,人家送的是一盒金箔花笺。

    文人嘛,送钱人家未必稀罕,但是送书签这些还是很雅致的。

    宋明霁脸色微微有些不好看,宋家也不穷,宋父曾经做过数年仓场侍郎,那可是天下粮仓,宋父也算不上什么清官,偏偏丽嘉准备的最为普通。

    束脩送完,拜师礼开始,几个小团子都跪在蒲团上拜先生,这些礼仪丽姝事先教过,因此祈哥儿一点儿也不慌乱,丽姝也暗自点头。

    他们正欲说些什么,就见刘承旭黑脸:“好了,现下拜完先生了,书本我已经准备好了,闲杂人等不许逗留。”

    丽姝准备拿脚走的时候,祈哥儿眼巴巴的望着他们,再看郑灏眼圈儿居然红了,丽姝只好道:“祈哥儿,娘中午陪你用饭,现下要好好听外祖父的话。”

    “娘……”祈哥儿要跑出来。

    被刘承旭瞪了一眼,对女儿女婿们道:“赶紧走。”

    丽姝把郑灏从里面拉出来,还有恋恋不舍的丽嘉还想看看,大门一关,也只好走了。家长们还未走多远,就听到里面哭起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声音。

    “是我家安哥儿。”丽柔一下就听出声音来了,脚步都挪不动了。

    郑灏忍不住拭泪,丽姝看了郑灏一眼:“你也太婆婆妈妈了你这样,祈哥儿明天就想逃学了。”

    吴玄鹤本来在安慰丽柔,见郑灏如此,也颇觉诧异,郑灏其实不想哭的,但就是忍不住,丽姝这么说他,他也自知不对,但怕泪如泉涌,直接跑去翰林院了。

    丽姝心里也很惦记祈哥儿,但是自知不能心软,咬咬牙,去了小傅氏那里。

    丽柔和丽嘉也稍后就到了,小傅氏见她三人心情都不算好,就安慰道:“小孩子就是知道你们在那里,才哭的伤心,其实他们很会适应环境的,你们真的不在那里,也没有熟悉的人,他们就不哭了。”

    “太太说的可是真的?”丽柔眼巴巴望着小傅氏,她还是真的担心。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