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望族嫡女 > 17、婴啼

17、婴啼

目录

    刘承旭在门外守着,他也是焦心的很,小傅氏人瘦仃仃的,肚子却很大,也不知晓她能不能撑得住。

    丽姝透过窗户往外看,她见不一会儿傅氏和丁、苏两位姨娘都过来了,明明傅氏是大夫人,现在管事的却是丁姨娘。大概是爹爹表面看只是罚了傅氏的下人,好似还信任傅氏,可实际上还是牵连到傅氏身上了。

    娘以自己做饵,先伐傅氏枝干,让傅氏无人可用,同时在刘承旭心里也埋下对傅氏怀疑的种子。

    人的怀疑是一把钝刀子,会慢慢的割的人血肉模糊。

    而娘之所以只是遏制她们,并没有下狠手,连苏姨娘这里娘都装不知晓,并非是娘软弱,而是她还没有站稳脚跟。

    看魏妈妈态度就知晓,只要娘生下了弟弟,才算是真正的站稳脚跟。

    否则,娘的那些优点,能够帮爹爹破案,貌美有才,甚至颇会持家,这些都抵不上她生一个儿子。

    很悲哀,但又不得不如此。

    虽然对于丽姝本人而言,无论娘亲生小弟弟还是小妹妹都可,但是对于娘而言,现下若是生了弟弟,压力骤然降低,她的地位也会随之提升。

    “姑娘,先睡下吧,也许,您现下睡了,明日一早起来,夫人就生了。”听雪端了热水进来,替丽姝盥洗。

    丽姝点头,也只好如此了,她若出去了,爹也会让自己进来,不要添乱。

    稳婆和乳母都是祖母送过来的,没什么问题,府里的女人也不敢随便下手捣乱,她等的实在是太煎熬,但沾着枕头居然一下就睡着了。

    门外,刘承旭一动不动的盯着这一扇门,苏姨娘见状则想起她曾经受宠连连的日子,那个时候她风头一时无二,连傅氏对她都礼遇有加,还有太夫人甚至从她的私房拿银钱出来贴补自己。

    现下……

    苏姨娘蓦然站直,她有二子一女,她怕什么。

    大公子刘书昭死后,她的二儿子刘书景是家中长子,再过几年若是有了功名,三儿子书宣出继长房,那个时候她比府里其她女人都要有体面。

    如今暂且忍耐一日,老爷没有惩罚她隐瞒女儿水痘的事情,小傅氏大概也不知晓她送过含有痘疮汁液的衣裳,如此就当什么都不知晓,还和以往一样。

    反而是傅氏和丁姨娘,她在心里很轻蔑,日后还不是仰仗自己的儿子。

    即便小傅氏生了儿子,孩子还小呢,是个奶娃娃呢,等他长大,家中还不知道如何,自己的儿子才是长子,好处早已被自己的儿子得了。

    老爷三十余岁的年纪,等到小傅氏的儿子长大,还不知还在官途呢。

    当然,小傅氏若是产下一女就更好了,苏姨娘如此安慰自己。屋里小傅氏正被人扶起,拉着布条艰难生产,她身形偏瘦,髋骨太窄,因此不似别人生产很顺利。

    还好稳婆道:“胎位很正,二夫人放心,您好好的听奴婢的吸气呼气,按照奴婢说的,用力才好。”

    小傅氏含泪点头,她一时想起了很多事情,已经故去的姨娘还有女儿丽姝,就是为了她们,她都要坚强,不能被打倒。

    ……

    已经是深夜了,刘承旭知晓傅氏身体一贯不好,苏姨娘也是个不成事的,就连丁姨娘,她管家却出了这么多状况,因此道:“你们都回去吧。”

    哪里知晓这三人都不肯走,刘承旭也就随她们而去了。

    更深露重,傅氏咳嗽了一下,她身边的玉兰赶紧拿狐裘披上,生怕她着凉,傅氏却心思不在这个上头。

    若小傅氏顺利生产还好,若是难产,到时候婆母知晓真相,得知她身边人做下的事情,恐怕她在这里的日子就很难过了。

    “哇~”

    一声婴儿啼哭,似乎一道流星划过黑夜。

    刘承旭瞬间就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早已顾不得身边的妻妾们了,傅氏倒是还好,玉兰却想小傅氏之前在傅家瑟瑟缩缩,和她那个憨面刁娘似的,姑爷却跟瞎了眼似的,现下居然对自家夫人视而不见,反而宠那个心机深沉的女人,看看现在多上心。

    再有苏姨娘,尽管自己安慰自己半天,但是听到小傅氏产下男孩,依旧心态大崩,隔了好半天,才说了一声恭喜。

    丁姨娘看了苏姨娘一眼,提醒道:“苏姐姐,我想二夫人那里有老爷就够了,我得回去准备炭盆了,眼下虽然是初春,但春寒料峭,产妇若是着凉就不好了。”

    “哼,你倒是细心。”苏姨娘复杂的看着她。

    为丈夫别的女人忙前忙后,她倒也舍得。

    苏姨娘看着她的背影,对樱桃道:“你看看,丁姨娘以前一直以大夫人为正统,现下居然也去讨好二夫人了。”

    樱桃则劝道:“姨娘,您又何必担心呢,上回苏家舅爷过来,老爷不是也让人送了二十两给他吗?还让他的同年让苏舅爷去衙门做了书吏。她要四处巴结,那是因为她只有个女儿,您何必自降身份和她比呢。”

    “也是。”苏姨娘这才高兴。

    众人之表情神态,丽姝隔着窗子,居然看的一清二楚。

    她知晓苏姨娘是个粗浅的女人,一辈子所做的事情大抵就是为了自己的儿女,因此,当年二姐丽婉除了公中的嫁妆外,另有一份不薄的私房,都是苏姨娘所赠。再者傅氏那里,看起来高兴不似作伪,就很复杂了,丽姝前世让人送信给玉兰,让她转交,却杳无音信,这到底是玉兰没告诉傅氏,还是傅氏扮猪吃老虎?不得而知。

    也许傅氏真的是被下人蒙蔽,但是主帅无能累死三军,若饶妈妈和玉屏得逞,那小傅氏恐怕性命都没了。

    至于丁姨娘,她就很难看懂了,因为丽姝偷偷的听小傅氏和丹红丹青提起丁姨娘的确和这件事情无关。

    越是滴水不漏,可能就越有问题啊。

    但眼下丽姝最关心的还是娘亲,她是次日见到小弟弟的,前世没有他,这辈子却多了个弟弟,到底不同了。

    他脸皱巴巴的,只有自己拳头那么大,她小心翼翼的按了按他的小脸蛋一下,又怕他疼,遂不敢再碰。

    小傅氏见状连忙笑道:“傻丫头,快些过来。”

    “娘亲,你还好吗?”丽姝赶紧到床边坐下。

    此时,小傅氏身体虚弱,头上戴着抹额挡风,屋里炭盆虽然暖,但她的手冰凉。丽姝以为娘亲找自己过去,会亲亲热热的说话,没想道她开口就道:“你爹爹为你们姐妹请一位老先生为你们开蒙,说你两位姐姐在女学学的不好,我也想让你和她们一起读书。还有迟家的嬷嬷在路上耽搁了一阵,昨日已经到了驿馆,约莫这几日就得到家,娘亲这个时候生你弟弟,无法带你拜见你的先生们了……”

    丽姝急道:“娘,您不是说我开心就好吗?难道我不应该等您出了月子再去上学,再学规矩吗?”

    小傅氏不解:“读书不就是最开心的事情吗?”

    “娘亲~”丽姝都快晕倒了。

    读书是最开心的事情,大概只是对娘亲了,她可是听闻爹爹找了个好严苛的老夫子做先生。

    小傅氏看女儿苦着脸似乎觉得很好玩儿,还道:“成日你让我教你认字,现在真要读书又这样了!”

    丽姝心道那怎么一样,和娘亲在一起当然好,可以她那群姐妹们,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