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望族嫡女 > 140-150

140-150

目录

    第 141 章

    朱老夫人自己就是出身世家,这些年也是常常以世家自诩,在外遇到棘手的事情,荆湖刘家的名号很好用。现下孙女嫁到荥阳郑氏,当初未尝不觉得郑邈虽然官宦世家出身,但底子不好,可现下又改观了。

    荥阳郑氏不愧为荥阳郑氏,子弟稍加提携,在官场就平步青云。

    而自己的儿子已经四十多了,到现下才是个同知,看看郑灏已经当上侍郎了。世家子弟在官场都有人提携,而寒门子弟缺的就是人脉了。

    即便是朱令宣住的这个小院子,都显出精致来,不同于别处。

    “日后,你们夫妻要好好过日子。是了,你去看过你姑母没有?”朱老夫人问起。

    朱令宣道:“姑母那儿逢年过节都会过去探望,只是我们住在这里,不好回请。”

    “也是,再好也是住在人家家里,只盼着你家郎君能够早日高中,你们也能独立门户。”朱老夫人如是道。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固然郑邈在这里再好,也不是自己家。

    可朱令宣想的又不同:“这科举能中者少,我也随意了,让他好生读书才是,如今我们已经落户顺天府,在京里科考也比河南更好。”

    在大家族住着,朱令宣觉得和自家又不同,在自己家的时候,单门独户很好,但男人不在家,家里空荡荡的,也没个照应。还不如在郑家,婶娘待她们夫妻很好,也有个照应,而且家里管的井井有条,他们在这里也住的很自在。

    但朱令宣也知晓自己的祖母,在家就是喜爱清静,不□□饮,但谁都知道她不可忽视,人家可是出自荆湖刘氏。

    朱令宣住在郑家是见过真正的荆湖刘家人的,可谓是满门权贵一点儿也不假,且不说呼奴唤婢,就她们的气派,寻常官宦人家也不可及。

    刘大老爷很是沉默,但眸如鹰隼一般,人人见了都奉承,因为他是掌锦衣卫指挥使,皇帝的亲信,势力极大,即便如今退下来,也是威势不减。而刘二老爷,也就是婶娘的亲爹,也是一方大员,现下升任直隶总督,显贵至极。

    甚至连婶娘的几位姐妹,要不就是嫁给仕宦书香豪富之家,要不就是结亲勋贵,甚至还有位妹子嫁入东宫。

    就在她们朱

    家女眷们闲话家常时,珠兰突然过来了,朱令宣知晓珠兰是丽姝的大丫头,是她的心腹,此时见她过来,不敢怠慢,连忙起身问道:“珠兰姑娘过来是有何事儿?”

    “六少奶奶,我们老太爷和老夫人过来了,要见你祖母一面。”珠兰言简意赅。

    朱令宣还没反应过来:“他们见我祖母做什么?”

    很快朱令宣酒知道来意了,刘老太爷站在刘太夫人身旁,他虽然年纪大了,但还是魁梧,看起来高大威严,而刘太夫人平日都是坐着的老封君样子,今日站起来,却显得她清瘦高挑。

    朱老夫人看向他二人,心道堂兄年轻的时候就是很听嫂子的话,如今也是一样,她没由来的一哂。

    “你居然还敢在外面带着我们刘家的旗号招摇撞骗?你似乎忘记当年发生过什么事情。你怎么好意思呢?”刘太夫人冷笑连连。

    朱老夫人自从遇到丽姝之后,就不是没想过这种场景,但她觉得好笑,就因为自己是外嫁女就不成吗?

    “这叫什么打着旗号招摇撞骗,难道我不是刘家出生吗?.况且,我也从未主动打着旗号办什么。”朱老夫人见这二人来势汹汹,她也并不怕。

    刘老太爷皱眉:“这么多年,你还没悔改吗?若非是你,三郎如何会死?”

    朱老夫人眉宇间闪过一丝歉疚,但她依旧坚持道:“堂兄,你也知晓,先夫做成此事时,从未和我说过,我也不知道她是这样的卑鄙小人。况且,他也因为此事仕途尽毁,人也没了。这么些年,我也没求过你们什么,都是我独自抚养儿子长大,你们如今过来又要我做什么呢?”

    刘太夫人就是觉得委屈,她亲弟弟大好前程,却被朱廉肆意诽谤,以至于投水自尽。他这辈子没做错什么事情,无非就是当年自己牵线,知道朱老夫人被她姐姐抢婚,这桩亲事还是她抢过来的,原本弟弟要说铅山费家的女儿,那一家也是仕宦门第。

    当年,她想的是朱老夫人是刘家人,是她夫家的妹妹,又很可怜,所以才说动娘家的,哪里知道发生这种事情。

    这种委屈别人都不懂,很多人都觉得朱廉已经死了,也不是朱老夫人做下的,何必怪罪她?但是刘太夫人就是觉得,如果不是自己当年招祸上身,是不会出现这种问题的。

    十个朱廉也补偿不了她弟弟的命。

    刘老太爷怕妻子生气,扶住她的肩膀,冷声对朱老夫人道:“你也不必装无辜,我已经查到了,这么多年,你女儿嫁给舞阳侯,你儿子娶弘农杨氏,哪一次不是靠我们荆湖刘氏。当初,你不是早已恩断义绝吗?”

    他说完,又对刘太夫人道:“阿曾,莫太过生气了。”

    朱老夫人很是不解:“堂兄,你们现在巴巴的在这里说的仿佛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也是受害者吗?你们若是真的要取我的这条命,你们就拿去吧。”

    ……

    郑灏和朱大人谈完,很快就过来丽姝这里:“听说你祖父和祖母过来了,这是有什么事情吗?”

    “是去找朱老夫人的,我也不便去,毕竟是长辈们的事情,所以我就在这里待着。”丽姝看着郑灏。

    “这事儿就难办了,你觉得你祖母她们想做什么?”郑灏问起。

    丽姝摇头:“那我就不知道了,总不会打起来吧,我觉得只要朱老夫人认个错就好了。其实这就是个态度问题,总不能你和人家有仇还天天打着荆湖刘家的旗号给自己牟利吧。”

    郑灏微微挑眉:“你说的也有道理。”

    ……

    “啪”的一声,刘太夫人的巴掌打到了朱老夫人的脸上,朱老夫人自从成亲以来,还没有受过如此大辱,甚至她一路都很顺畅,哪里会想到刘太夫人打她。

    在门外的朱夫人和朱令宣显然也听到了动静,站了起来。

    朱夫人准备冲进去,却被朱令宣拉住了,朱夫人不解的看着女儿,小声道:“你祖母被人欺负了,我冲进去看看啊,总得做个帮手啊。”

    “娘,这是长辈之间的事情,您看我婶娘都没过来,您进去了,算怎么回事儿。”朱令宣想娘就是太实在了,所以做事儿也是傻里傻气,老太太可是精明着呢。

    朱家也就娘最傻,老太太对董姨娘不假辞色,可也没有真的把董姨娘如何?现下董姨娘还跟着过来呢。

    还有董姨娘生的那两个儿子,祖母可是没有丝毫看不起他们,反而为他们延请先生,甚至为董姨娘的长子找了一门十分妥帖体面的亲事。

    就连自己的亲哥哥的未婚妻,也是老

    太太一手定下的,那边对祖母比对母亲亲热多了。

    母亲现在就是个傀儡,还真对老太太掏心掏肝。

    现在闯进去算怎么回事?老太太和人家娘家人吵架。

    那位刘老太爷可不是一般人,据说荣封过太子左都督,也是曾经的锦衣卫统领,权势极大。就是自己的婶娘在人家面前都是晚辈,她娘又何必出去得罪人呢。

    朱老夫人也被这一巴掌震惊了,她没想到曾氏这么多年居然变得这么没有体面了,还上手打人。要知道朱老夫人在闺中时,也是脾气刚烈之人,否则也不能独自抚养儿女长大。

    “你……”朱老夫人脸色赤红一片,指着刘太夫人抖个不停。

    刘老太爷冷声道:“你若是不打着荆湖刘家的旗号,我们还不会找你,你是死是活也和我们无关。但是早从你丈夫害死三郎之后,你凭什么还有脸打着荆湖刘家的旗号呢?你好意思吗?”

    朱老夫人咬紧牙关,并不说话,她头一次觉得羞辱羞愧,各种情绪都让她在外尊贵的身份,仿佛是个笑话。

    刘太夫人打了她这一巴掌,多年的怨气仿佛得到了宣泄,她拉着一下刘老太爷的衣裳:“我们回家吧,我想回家了。”

    “好,阿曾,我们回家。”刘老太爷回头深深的看了朱老夫人一眼。

    朱老夫人却是心里很清楚,刘太夫人是来出气的,打了她一巴掌就是出气,而刘老太爷则是等着妻子发泄,还想断了她的后路。

    只要他们表明态度,郑灏对她的儿子就不会再管,甚至很有可能使绊子,如今迟家也不如以前。如果女婿依旧是侯爷还好说,偏偏姑爷去了,外孙们又还未长成。

    堂兄这一招分明就是在威胁她,让她滚回老家缩着,否则就要动手了。

    内宅手段朱老夫人不怕,可是男人们的手段,尤其是堂兄的手段,她是见识过的。甚至刘老太爷当初因为阿附宫中太监被罢官,她还觉得是他心术不正活该。

    没想到现在直接冲到她面前威胁她了。

    朱老夫人想起年纪正好的儿子,却仕途无望,瞬间瘫软在地下。!

    第 142 章

    朱廉还在做着背靠吏部侍郎当大官的美梦,朱老夫人却准备让儿子辞官回老家,朱廉又怎么肯?自古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

    “娘,日后咱们就跟没有刘家似的,不就好了吗?这么多年不也这么过来了,刘家也没有对咱们怎么样啊。”朱廉不觉得会有什么,反正现在他和郑家搞好关系就好了,至于郑家不帮忙,他也能用银钱打通路,就和往年一样。

    顶多就是无法更进一步了,原本从知州升知府是顺理成章的,哪里知晓朝廷另外派了人过来。

    朱老夫人看着他道:“你做官这么久,不知道锦衣卫的厉害吗?你就能保证你做官万无一失。我们若是不识相,儿子,你就知晓什么叫做什么叫做无事都要生非了。”

    人家要报复你就报复你,还会选日子吗?

    朱廉觉得母亲到底是妇人,小题大做。无论如何,现在的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