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望族嫡女 > 8、渔翁得利

8、渔翁得利

目录

    “老爷,您赶紧过去吧,妾身也带丽姝过去看看。”小傅氏赶紧道。

    其实不必小傅氏说,刘承旭也会去的,但他一时遭受打击有些反应不过来。经过小傅氏这么一说,刘承旭都来不及交代小傅氏就急急忙忙的出去了。

    丽姝心想前世娘小产到底是意外还是被人陷害呢?

    重生之后她才发现刘书昭夭折和小傅氏有喜竟然是同一日,真是无巧不成书,也怪不得她多想了。

    后宅能打击对方的就是子嗣,一个女人她不能出去科举不能走遍天下游玩山水,她们只能困囿于内宅,年轻的时候尚且得到郎君恩宠,到了年老色衰时,丈夫见异思迁了,若无子嗣,连自己名下的嫁妆都保不住,更别提在府里的地位了。你会发下底下的人不好使了,受了委屈也无人替你出头,所以丽姝才怀疑她娘前世是不是真的被摔倒小产了?

    因为至此之后,小傅氏身体就一直非常不好,甚至缠绵病榻,丽姝也开始读书了,母女二人见面的功夫就少了许多。

    “娘亲,我们也要去大娘那里吗?”丽姝问起。

    小傅氏点头:“是啊,这么大的事情,我怎能不去看看?”

    丹青和丹红都劝道:“夫人,您可是有身孕在身,万一被冲撞了就不好了。”

    小傅氏苦笑:“我若不去,别人该说我托大了。就是老爷,到时候也会觉得我是有了身孕,不把姐姐放在眼中。”

    这话倒是事实,丽姝赶紧道:“我陪娘亲一起去,我要保护娘亲。”

    拉住女儿暖暖的小手,小傅氏也有了力量。

    现下她不会在意失宠的事情,就是刘承旭多陪傅氏也不打紧,反正只要他办公事,若需要自己帮忙的,自己就会有用。

    很快,丫头们伺候小傅氏起身,丽姝就跟随小傅氏一起去大房。

    走到大房门口时,门口已经传来阵阵哭声,小傅氏加紧了脚步,进入正厅,但见傅氏抱着刘书昭的身体不肯撒手,刘承旭正低声劝慰她,傅氏却完全不听。

    “旭哥,我求求你找人救救他吧,明明前儿大夫都说他好了。”傅氏几欲疯狂。

    看这个场面乱糟糟的,小傅氏对丹青使了个眼色,丹青带着丽姝去了偏厅,正好偏厅里坐着刘家的少爷小姐们。

    平日丽姝就很少和兄弟姊妹往来,现下进来,也没有引起什么反响,她正好坐在角落观察众人。

    刘家一共有两房,长房大伯膝下唯独只有一位女儿,年纪比她还小一岁。也正因为长房子嗣凋敝,故而二房娶妻纳妾除了小傅氏之外,几乎都是圆润白皙,俗称宜男之相,因此二房子女众多,刘承旭也不过而立之年,膝下有三子四女。

    除去已经故去的刘书昭,现下这里另有两名男孩,都是苏姨娘之子,丽姝十五岁就离开刘家和他们接触的也有限。

    姐妹们她就熟悉多了,坐在圈椅上泪水涟涟的人是傅氏之女,刘家的嫡长女刘丽嘉。她生肖其母傅氏,一样的面如满月,眼若杏子,举止娴雅,品格端方。安慰她的人则是二姑娘刘丽婉,她是个长挑身材,虽说小大姑娘一岁多,但个头和刘丽嘉差不多,她和苏姨娘不同,她聪明圆滑,为人城府练达,是个和众人都能相处极好的人。

    至于坐在丽姝身畔的四妹妹丽柔,此时她身量尚小,看不出只是很乖巧,静静的连茶水都不喝。

    听下人提起过丁姨娘似乎一直不受宠,她们母女现在过的并不好,但奇怪的是,那一年她娘过世,父亲有意让她去老太太膝下养着,大抵也是怜惜她母亲去世,只后来老太太养在膝下的人是丽柔。

    “三姑娘,您喝口茶吧!”丹青奉了茶来。

    丽姝就着她的手吃了一口茶,茶水还未下咽,就听隔壁已经听到骚乱,大抵是傅氏希望在家中停灵四十九天,再埋进祖坟……

    甚至傅氏希望用冰能维持住儿子的尸身,刘承旭却不能容许他这般,因为刘书昭未满十岁,并未弱冠,也没有功名,只能算小孩子夭折。一般的做法是火葬或者海葬后,把骨灰埋在祖坟里。

    傅氏当然不肯,刘承旭也只好按住她了。

    丽姝有点担心娘亲,她对丹青道:“我娘没事儿吧?”

    丹青也是浓浓的担心。

    但很快又听说傅氏晕过去了,丽姝随着众人又一起去了正堂,正好刘承旭对丁姨娘道:“如今大夫人晕厥过去,二夫人有孕在身,家里就劳你多看着了。”

    丁姨娘连忙推辞:“妾身何德何能呢。”

    两位夫人都有事情之后,家务居然不是交给生育有功的苏姨娘,而是丁姨娘,纯粹是刘承旭认为丁姨娘本人操守很好,且识文断字。

    丽姝不由想起自己得水痘和娘亲小产几乎就发生在这几个月,只是她记不清楚前世这个时候是谁管家了?

    难不成是丁姨娘下手,这没理由啊,她膝下唯独只有一女,又是姨娘出身,就是小傅氏出事了,她也只是个姨娘,甚至丽姝出嫁时,她也不过是管家罢了,那个时候傅氏还活着呢。

    男主人在家中说话很有分量,刘承旭道:“你也是官家女儿,听母亲说你在闺中也是替丁夫人管理田庄家族,你母亲还是宗妇,就这样。”

    丁姨娘只好勉强接下,她说话很是妥帖:“大夫人这里先请大夫来诊治一番,服些安神的汤药,我们再去定一口小棺材,老爷再安排人送大公子回刘家祖坟下葬。而二夫人有妊两个月有余,正是要保胎之时,反而不宜走动,要静养才行。灵柩送回老家,老太太听闻大公子去了不知晓多难过伤心,若是知晓二夫人有孕,心中也能稍稍宽慰一些。”

    “你说的很是。”刘承旭点头。

    傅氏的儿子刘书昭是刘家嫡长子深受老太爷和老太太的喜爱,如今若是听说他去了,不知道怎么伤心。但刘太夫人若知晓小傅氏有身孕,自当有所安慰,伤心之情也能淡点。

    只是……

    丽姝遮掩住心思,看向饶妈妈和玉屏等人,也许方才刘承旭提起小傅氏有身子她们还未反应过来,现在听丁姨娘如此说,这几人果然眼中似喷火一般看向小傅氏的肚子。

    这不怪丁姨娘说出此事,实在是傅氏这边的人早已经视小傅氏为眼中钉肉中刺了,也难怪上辈子她以血书求救于傅氏身边的人,那些平日还算对她不错的人,居然完全没有告知父亲。

    但丽姝向来敏锐,她等散了之后,对小傅氏道:“娘,您怀孕两个月的事情有告诉丁姨娘吗?她平日从不与我们往来,怎么知晓您就有孕两个月呢!”

    小傅氏没想到女儿如此敏锐,这么小的年纪,就这般细心,比她聪明十倍不止。

    不过,她笑道:“是苏姨娘问我时,我说的,那时丁姨娘也在。”

    丽姝点头,但仍旧没有松懈:“娘,我看到饶妈妈和玉屏玉兰看您的眼神,您可一定要小心啊。”

    “放心吧。”小傅氏摸摸女儿的小脑袋。

    她又不希望女儿如此,她自己从小就是庶出,可谓是从小看人脸色长大的。所以她希望女儿能快快乐乐的,大抵是她这个娘没用,所以才让六岁的女儿操心。

    丽姝哪里能放心,她只好围着娘转,小傅氏以为她害怕自己生下一个孩子就不喜欢她了,因此分外关心女儿,她还亲自教女儿作画。

    而这些日子刘承旭都陪在傅氏身边,小傅氏并不吃醋,丽姝知晓其实娘真的是个很美好的人,她即便争宠,也并非想害谁,只是想提高自己的待遇罢了,从不在后院倾轧甚至闹出人命。她有手段,却依旧是个有底线的人。

    但是你不害别人,别人未必会放过你。

    丁姨娘这次获利管后宅也许是阴差阳错,也许她没问题,毕竟如于懋忠那样的憨面刁也不是没有。甚至于懋忠最擅长模仿自己的字迹,把自己卖了,还伪造一幅字迹给娘家人,让娘家人都相信她是和人私奔。

    不过,不要紧,丽姝心想,这辈子和前世不同,她娘的丹青之技绝对可以让爹不可能忽视娘。

    **

    饶妈妈把钥匙对牌送往丁姨娘处,她其实是松了一口气的,丁姨娘十四岁进府,从来谨小慎微。对府中众人都默默帮助,从不图名,受到苏姨娘挤兑,也很少闹事,把对牌给她,饶妈妈很放心。

    当然,更重要的是丁姨娘不受宠。

    她太正经了,刻板无甚情趣。不似傅氏年少时活泼明丽,也不似小傅氏狐媚有情趣。这样的人若是做主母还好,做妾侍就很难受宠了,更何况老爷本来就不是好色之人。

    甚至丁姨娘送的香囊,老爷都随意放一旁,他更愿意陪小傅氏夜晚偷偷摸摸去吃市井小吃。

    眨眼间,就到了丁姨娘处,丁姨娘喜欢看书下棋,此时,她正一个人下棋,既执白子又执黑子。

    饶妈妈更同情她了,觉得她平日实在是寂寥。

    “丁姨娘,奴婢送钥匙对牌来了,还有这是旧年的册子。”饶妈妈道。

    丁姨娘认真道:“请您告诉大夫人,老爷只是让我暂时管着,若我做错了什么,大夫人那里千万要同我说。”

    饶妈妈心里觉得她太较真了,但面上依旧道好。

    “您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是了,大夫人身体如何?可不能让她优思太过了。”丁姨娘关心。

    饶妈妈感动道:“现在也只有您关心我们夫人的身体了,不像有些人落井下石。您放心,我们夫人只是精神不济,这几日已经晚上能安眠了。”

    这些日子傅氏丧子,精神头又不好,偏偏知晓小傅氏有了身孕,虽然傅氏复宠了,老爷也天天陪在她身边。但从长远看,一时的陪伴算不得什么,有个儿子才最重要。

    小傅氏若是生下儿子那就是嫡长子了,从宗法上讲,刘家七成都属于嫡长子的。

    还有那苏姨娘也开始让儿子们在刘承旭那里讨好卖乖,也不是个好的,唯独丁姨娘为人很好。

    听听,现下丁姨娘还在帮她们圆场: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