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望族嫡女 > 18、姐妹

18、姐妹

目录

    男女七岁有大防,能够见面的时候大抵都是双方年纪相差太大的时候,就像现在,刘承旭为她们请的夫子已经年逾花甲之年。

    丽姝的书袋还是小傅氏之前就已经缝好了的,小傅氏擅长画画,因此书袋也是她自己画的纹样儿,是两只翠羽黄鹂鸟,鸟的眼珠用黑色的小碎珠串的,看起来分外可爱。

    再有丁姨娘的女儿丽柔,她比丽姝只小月份,因而她这次也和丽姝她们一起读书。听说是刘承旭说了读书之后,重新买的一个小丫头,站在身边,那个丫鬟似乎看起来不太聪明。

    比起她和丽柔这样头一次上学堂的人,大姑娘丽嘉和二姑娘丽婉则是闲适多了。

    当然,这俩人年纪比她们大两岁,已经算是大姑娘了,说的话又有所不同。

    “我看爹说的也是,在女学固然不错,但终日只学风花雪月,实在不是我等女子该学的。如今家中读半天书,另外半日我得学针黹。咱们女孩儿家,学这个才是正经。”丽嘉如此道。

    丽婉是不大喜欢读书的,再有苏姨娘也常常提及女子无才便是德,为人更要重人情世故,才是正理。苏姨娘有一句名言,自古干的好不如嫁的好,她拿她自己举例,她是从苏州府买回来的绣娘,却因为会做人,早早拜了干亲,又擅长逢迎,之后顺利成了刘承旭的通房,再生了儿女,就是刘承旭近来不宠她,可没人敢轻忽她。

    因此,她倒是极其赞同:“她们那些姑娘们成日富丽闲妆,又与我们家中不同,如此,在家里反而很好。”

    丽姝却知晓大姐丽嘉是极其爱女红的,平素也以女红为要业,即便她读过许多书,但亦是以女红和三从四德为第一,因此丽嘉是没有说假话的。但丽婉则是附和的说了,究其原因是她读书不大成,但她天生擅长揣摩人的意思,因此说出这些话来。

    刚刚附和了丽嘉,她又对自己道:“三妹妹,你的书袋真好看?这是二夫人替你缝制的吗?”

    丽姝点头:“是啊,我娘去年就说我在家里憨顽,要送我读书,所以提早就替我把书袋赶制出来了。”

    丽婉知晓自己这位三妹妹,端的是千伶百俐,记性尤其好,小小年纪就能背一整本唐诗,络子也会打的好看,样样出挑,不敢小觑。

    与之相比,四妹妹丽柔虽然年纪和三妹妹一般大,却是呆了些。

    坐在上方的傅氏正在吃茶,丁姨娘却看的清清楚楚,若说大姑娘是个藏拙本分,心机城府颇深,小小年纪就知晓自己营造名声的人。那二姑娘就是个各方面看着不出挑,但又颇通人情世故圆滑的人,三姑娘更有不同,她早慧且有才识,非常出挑,学了小傅氏,喜欢舞文弄墨。听说小傅氏说了她一句络子打的不好看,她三更半夜都非要把它打好,是个伶俐又极狠的人。

    倒是自己女儿,听进去她说的话,在姊妹中要藏拙守愚,学会扮猪吃老虎才最好,大姑娘好名,二姑娘好钱,三姑娘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恐非长久之像。

    她希望丽柔能够知世故而不世故,也不必似三姑娘过于钻研诗书,更不要像大姑娘被名声所累,让女儿多跟着她学管家之道,日后做到智者藏愚,含而不透,方为成功。

    不时,又有刘承旭过来了,丽姝随着众人站起来,先一起带着六礼去拜见老夫子。老夫子是个干瘪的老头,但并不是那等迂腐之辈,虽然身上只有个童生的功名,袍子都浆洗的发白了,看起来很是穷酸,但既然是刘承旭请来的,丽姝才不管那么多,学就是了。

    这位老夫子并不如女学的先生还教授弹琴那些,他是真的教她们和男子发蒙一般。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念!”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丽姝跟着读。

    老夫子讲课也没怎么妙趣横生,大多都是读背,尤其是背书,他奉行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前世可能因为刘承旭没有攀上迟家,也没有这么多闲情逸致专门请先生,丽姝又因为娘病了,一直拖到京中才读书。

    甚至还碰到一直针对她的丽贞,她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何丽贞当初那么针对她。

    也因为如此,她在京中过的很不开心,后来还是和郑家定了亲事,爹爹外任一直带着她,她才好过一点。

    老夫子讲完后,余下的功夫都是自己背诵,她和丽柔两个年纪小的坐在前面,后面坐的是年纪大的两位姐妹。

    丽姝多年未曾背过千字文了,她先诵读一遍,再试着开始背诵。

    她把书盖上之后,疯狂的开始背,她前世今生原本记性就很好,如今再努力一些,很快居然就背熟了。再舒了一口气,见云柔居然在打瞌睡。

    丽姝见老夫子看过来,悄悄在桌上推了推她,丽柔吸了吸口水,有些不好意思道:“三姐姐,我怎么睡着了……”

    “我也不知晓啊,你还是快些背吧。”丽姝笑了笑。,她可是知道前世只有丽柔被养在老太太膝下,绝不是真的笨。

    丽柔听闻虽然懵懵的,但是也开始一字一句的背。

    坐在她们后面的丽婉看的清清楚楚的,忍不住对丽嘉道:“大姐你看,跟三丫头相比,四丫头就笨笨的了。”

    “好了,哪有你做姐姐的,这么说妹妹的。”丽嘉虽然嘴上这般说,但也觉得是如此。

    她想的又更深远一些,丽姝如此伶俐出挑,她娘以前默默无闻,现下却生下嫡子。想到这里,她又看了丽婉一眼,苏姨娘一心想让她两个儿子中的其中一个过继长房,殊不知长房根本看不上庶出的儿子,她们要的是嫡出。

    大伯母就曾经对她死去的哥哥很是热情,言语中曾经透露想过继大哥,大伯父虽然赋闲在家,但刘家因为世袭荫职,有锦衣卫千户可以世袭。

    所以苏姨娘的如意算盘,从来都是空的,素来母以子贵,子也以母贵。小傅氏生的这个孩子,是嫡出,她绝对地位会变高,从此连丽姝也会水涨船高。

    如此,丽嘉看向丽柔,若是人人都像丽柔这样老实,不争不抢这样才好,也才是女子的本分。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