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望族嫡女 > 11、办案

11、办案

目录

    因为重生一回,丽姝不是真正的小孩子,当然也不能憨顽了,她小小的人也要照顾娘亲。

    “女儿替您倒茶,好不好?”她爬上椅子,真的就拿起茶壶倒水。

    忙前忙后就跟小蜜蜂似的丽姝,让小傅氏真的觉得自己很有福气,她生母已经故去。嫡母对她面甜心苦,嫡姐对自己的好也只是建立在她放弃正室身份龟缩一角,丈夫更不必说,几乎都是要自己放弃自尊麻木的去讨好,只有女儿,不管她这个娘如何,她都小小的抚慰自己。

    “谢谢宝宝。”小傅氏端起水杯喝了一半,放下来,又见丽姝替自己捏腿,她总想抱抱女儿。

    丽姝摇摇头:“我是娘亲的小尾巴,才不要娘的谢谢,我要保护好娘。”

    小傅氏看着女儿的模样,她自己就已经很出众了,女儿却仿佛是个天生的美人坯子,兴许日后还会更好看,还好她生在刘家这样的大家族,否则,蓬门小户,容貌太盛就是一种灾难。

    甚至很有可能成为别人的禁脔和玩物。

    永远都记得,她随嫡母去姨母家走亲戚,她甚至差点被姨夫堵在山洞猥亵,还好最后她逃脱了,但从此之后,她就知晓一个貌美的女子在这个世上生存多么不易。

    她有娘家和没有娘家都没什么区别,可是不能让女儿成为和她这样的人,被人欺负还得忍辱负重,她希望女儿活的开心,自己就要成为女儿坚实的靠山。

    有女儿陪伴,小傅氏的日子过的格外开心,母女二人正一起吃蘋果,正好刘承旭过来了。

    他先一把抱起丽姝,点了点她的小鼻子:“嗯,今天轻了点。”

    “我们瘦着呢。”丽姝知晓自己常常被娘亲叫小猪罗罗,上次刘承旭就打趣说她是肥兔子,后来丽姝喊着不理爹爹,还生气了,现下听爹爹这么说,她还是很自得的。

    小傅氏忍着笑:“是是是,我们家姝姐儿最瘦了。”

    一家三口说笑几句,刘承旭放下丽姝,显然是有事情。

    小傅氏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她是庶出,在娘家看人眼色过日子,因此非常能体察别人的情绪。所以,她立马就道:“相公是有事吗?”

    她不可能像从小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姐姐一样,可以肆无忌惮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如果她肚子里的孩子没了,她可不会成日消沉,因为她还有女儿,得为女儿打算,而傅氏不必为大姑娘考虑,也不需要考虑自己的地位,她天生就什么都得到的是最好的。

    “是啊,最近尼姑庵中出现了一件大事,今年陆续失踪五人,偏偏我们官差皆为男子。我想让你根据描述画出五人的画像,只是你的身子……”刘承旭也是很心疼小傅氏的身子,但五名比丘尼这般失踪,也实属骇然。

    “我无碍的,只是要去尼姑庵里,还是在县衙?”小傅氏问起。

    一直憋闷在西院,小傅氏之前还能时常出去走动,但傅氏丧子之痛,别人也不好邀约。况且小傅氏大着肚子,也不好在傅氏那里逛,以免点眼,现下能出去透透气也极好。

    刘承旭想了想:“恐怕要去庵里才行。”

    小傅氏笑道:“不如我带丽姝过去,正好住在庵里,有相公作陪,我没什么好怕的。”

    “你不怕吗?”刘承旭惊讶于她的大胆子。

    殊不知小傅氏心道,在家中,那些看似好人的画皮下,哪个不想害人,如今能出去,反而得一方安宁。

    丽姝得知自己要和娘出门去,兴奋不已,她前世是出过门子,可记忆中都是风沙漫天的乌孙。这年头女眷出门不容易,她年纪小,也没到相看的时候,纵使大夫人出门,不针对她们,也会带年纪大一点的丽嘉丽婉出门。

    同时她和小傅氏想的一样,在这个宅子里远远比外面还危险。

    车马齐备,小傅氏以祈福的名义带着丽姝去莲溪庵,刘承旭则是以陪同的身份过去。外面的管事已经备齐车马,丁姨娘见刘承旭一直扶着小傅氏,很是小心翼翼的样子,脸上仍旧不在意。

    她还一丝不苟的跟刘承旭汇报:“苏姐姐那里已经有大夫诊治了,二姑娘已经无大碍了,外面院子的银钱和用度让管家送过去了。大夫人这里,请您放心,她素来爱吃没有腥膻味的羊肉,正好管家去市集上看到有甘肃那边来的靖远羊,索性妾身就让人买了几头专门给大夫人那里用。其余外面的人情往来,一应和大夫人商量。”

    刘承旭听了点头,温和对她道:“这一切辛苦你了,叙芳。”

    丁姨娘福了一身,“老爷哪里话,都是应该的。”

    已经坐在马车上的丽姝心想,都说傅氏节俭,不喜花儿粉儿,大姐姐前世也学了傅氏十成十,贤名远播。可看来也只是做个样子,冰舍不得给大家用,她自己吃的精雕细琢,给刘书昭打醮随手一千两也是从公中出的。

    她人虽小也常常算账,刘家并未分家,刘承旭也不是什么贪官,很注重名声。他的俸禄并不多,想必刘家每年也不会给许多钱他,再有投奔他的幕僚家中下人,多处用钱之处,恐怕这钱是典当得来。

    这也没什么,官宦人家一时钱不凑手的时候,典当是很正常的。总比去钱庄借钱强,传出去也不好听。

    所以,傅氏这样克扣各房和下人们,到头来反而省不了几个钱,她自己用出去更多。

    也难怪下人只夸丁姨娘,对傅氏反而私下抱怨居多。

    但丁姨娘显然也是一个非常有才干的人,她做的面面俱到,又处处以傅氏马首是瞻,兴许刘承旭日后就会把管家交给丁姨娘,这样既能平衡傅氏和小傅氏的关系。

    若丁姨娘真的如她表现出来的那样,丽姝也放心,但显然她是有些怀疑丁姨娘的,所以这个当家权,日后还是自己的娘掌握着才好。

    这个世上,谁都想相安无事,平淡度日,但身在漩涡之中,若不能站到顶端,就会被卷进去。

    回过神来,丽姝已经随着马车前进。

    而丁姨娘送刘承旭等人走了之后,又去吩咐厨下,让人把羊肉宰了好些烧,不要弄出半点腥膻味。

    她在吩咐的时候,正好遇到饶妈妈过来,饶妈妈如今已经视丁姨娘为半个自己人了,见她对傅氏如此上心,也是愈发亲近几分,甚至主动上前请安。

    “丁姨娘安好。”

    “哦,是饶妈妈啊。”丁姨娘面相平静。

    饶妈妈问道:“听说一早上您去送二夫人她们出门了?”

    “是啊,二夫人带了不少衣裳箱笼过去,我看那个样子似乎要住月余。不过,好在她身子看着颇为康健,应该无大碍,但我想也备些药材送去,就不多喝您说话了。”丁姨娘似乎有些急。

    饶妈妈心中一凛,是啊,她见三姑娘穿苏姨娘送的衣裳穿了好几天了,二夫人日日和这个女儿一处,却半点事情也无,那就说明苏姨娘计划无效了。

    这般只有另外想法子了,饶妈妈目光朝西院那边看了过去,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