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暂未分类 > 穿书之女主是恋爱脑 > 12、12

12、12

目录

    “你怎么在这里,擎宇哥还在警局,你为什么还不过去看看他?”宋予安质问许梦馨,仿佛许梦馨不去看望朱擎宇,就是她这个作为女朋友的不称职。

    朱擎宇遇到麻烦,许梦馨不去帮忙解决问题,这让宋予安十分生气。她一直陪着擎宇哥,擎宇哥都没看到她的好。还和回国和回国没多久的许梦馨一起成双成对,宋予安心怀不甘心。

    嫉妒使宋予安面目狰狞。她上前就要拉许梦馨的手一起去见朱擎宇。

    “你快跟我走,擎宇哥还在等你呢。”

    苏浅哪想到宋予安会直接上前去拉人,她立刻拉住宋予安的衣服将她拉到一边。苏浅上前一步横在宋予安和许梦馨的面前生气地说道:“有事说事,不要再这里拉拉扯扯。”

    她像一只小狗,虽然弱小却坚定地护在许梦馨面前。

    二对一,宋予安知道自己会吃亏,她瞪着苏浅却又无可奈何。

    许梦馨望着苏浅毛茸茸的后脑勺会心一笑。目光移向宋予安,许梦馨的眼里带着嘲讽与轻蔑。她淡淡开口,声音很轻,说出的话却像利剑句句扎中宋予安的心。

    “宋小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朱擎宇是为了你才和别人打架的吧?”她点明根源所在,宋予安的脸上肉眼可见的呆滞。许梦馨不给宋予安反驳的机会继续说道。“既然是因为你,你自己没有办法解决,那你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责我。”

    宋予安哑口无言,她眼里含着泪水呆呆地看着许梦馨地脸不知道该如何回话。

    苏浅傲娇地点头应和,“就是就是。再说了,行政案件,不能保释。她去了警局也不会放人的。我看与其在这里想这些没用的,还不如想想之后的赔款吧。”

    苏浅将许梦馨教育她的话又原封不动地说给宋予安听。她语气傲娇完全看不出前几分钟还在许梦馨面前吃瘪。

    将人打伤,伤者家属肯定不会罢休。届时指不定还要一笔可观的赔偿。

    苏浅看着宋予安失落的眼神,心理一阵舒畅。她又凭什么在这里指责许梦馨。“时间不早了,你在这里着急也没用,还不如早点休息,明天早点过去打探消息。”她提醒宋予安后,就拉着许梦馨走回房间。

    身后的宋予安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骚扰者被打地额头流血地惊恐画片以及朱擎宇被警察请上车的无助都化成眼泪。她蹲在地上双手捂着脸抽泣出声。

    “呜呜呜……求求你想想办法。”她褪去表面的凶狠小声恳求。

    苏浅一脚迈进家门听到身后的宋予安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她终是不忍心停住了脚步。“我看你还是先回去,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他是打架,应该很快就回出来的。现在治安这么好,他在警局不会吃亏的。”

    “我这样会不会太过分了,人家毕竟是个女孩字嘛。”苏浅在心里和系统讨论。

    系统233飞在空中在宋予安头顶绕了一圈,又飞回苏浅面前说道:“宿主大人,我觉得你这样有点像男主。”

    苏浅高兴地眯起眼睛,她收回原本要关门的手,玉手轻挠鼻尖笑问道。“哪里像朱擎宇?英雄救美,帅气有魅力?”

    系统233轻轻啐了苏浅一口,“臭不要脸,是像男主一样,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手里牵着许梦馨,还想回头安慰女配。”

    苏浅啧了一声不服气地反驳。“哎呀,我不管她就是了,走了走了,睡觉明天出去玩。”

    “嘭”门重重关掉,将所有聒噪关在门外,苏浅这才舒畅地呼了一口气。终于可以睡觉了。

    苏浅松开许梦馨的手打算洗澡睡觉。谁知衣服上传拉力,她被许梦馨反手拉住了。“怎么了?”苏浅回头疑惑的问。此时的许梦馨正直视她的眼睛,漆黑的瞳孔里印着灯光。苏浅避开了许梦馨的眼睛不与她直视。

    许梦馨放开苏浅,淡淡的语气里听不出任何情绪:“你刚才心软了。”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其实她没必要介怀的,本来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事。苏浅也不是她的什么人,可是,许梦馨心里有点吃味。就好像自己的闺蜜背叛了她一样。

    “嗯?没有……”苏浅挠挠头发,她感觉气氛怪怪的。正当她想缓解这个氛围时,许梦馨已经径直走进房间坐在床边。

    “快洗漱睡吧,已经很晚了。”许梦馨轻声出言打断苏浅的话。此时,许梦馨的神情已经恢复正常。

    “哦……好。”苏浅讷讷道。她拿起衣物,走到卫生间门口时,苏浅停住脚步。“其实,我是怕你后悔。朱擎宇是你喜欢的人,你不帮忙,到时候见他出来。我怕你自责没有早点帮他。”苏浅回头看着床边孤身坐着的许梦馨。

    许梦馨正垂首玩着手机。天花板的两盏灯光打在她身上,许梦馨的脚底倒映出两个模糊的倒影,一虚一实仿佛将她的人格撕成两瓣。

    苏浅见许梦馨没有接话便走进卫生间里。

    里面响起闷声水流声,许梦馨拿着手机直到屏幕自动锁屏。她低低呢喃道:“不……会”

    *

    朱擎宇将手机钥匙都被锁进柜子里。他端着脸盆走进分配的房间里。里面早已住了五个人。

    大家都友好地或坐或趟坐在床上聊天。一个寸头大叔正穿着拖鞋坐在床上抖着脚。脸上油光满面看上去大概45岁的样子,看见小伙子年纪轻轻就犯事进来了。

    他主动出声招呼这个年轻小伙子。“诶,小伙子看起来30岁不到吧?你犯什么事进来的。”

    大家都是行政拘留,犯事比较小,说话比较和气,人与人之间偶尔还会说笑一场。

    “有人欺负我朋友,我喝了酒下手太重了一点,把人家头打破了。”朱擎宇将毛巾放在自己的置物架伤低沉道。

    寸头大叔见这个小伙子长得一表人才不免心生喜爱。他像对自己侄子一样好言劝诫他。“小伙子呀,年轻气盛,出手没个轻重。没事儿,大哥跟你说,好好吸取教训,以后别和别人打架。”

    边上一个仰躺在床上翘着抖脚的瘦子噗呲笑出声。他咧着嘴笑露出一口黄牙。一看就知道他是个烟瘾极重的人。他沙哑着嗓子大声取笑寸头大叔。“哈哈哈,老杨你还在这里教育别人。你忘了你自己也是打架进来的。”

    杨大壮也被自己的多管闲事逗笑了,他笑着回头手指着瘦子哈哈大笑,“哈哈哈,老潘,你也不用说我们都一样。”

    杨大壮笑得太猛被自己口水呛到“咳咳咳咳,我和我那帮兄弟出来吃夜宵,打架都喝了酒,和隔壁桌的打起来了。”

    杨大壮抹了一把自己刚长出来的小胡喳,忍不住再次低声骂道“,我那兄弟手壁上被砍了一刀。你说我能不上嘛。我抄了旁边的铁棍,还没用力,对方的手指就断了。”

    潘国金单手枕在自己的后脑勺,一手拍打自己的膝盖。看的出两人进来好几天了,相互之间也认识了。“行了,你还说那小伙子。过几天你就要出去了,做事可别这么冲动了。”

    此时拘留所的警察出声制止他们。“安静,安静,关灯了。”

    房间里的人纷纷躺回自己的床上不在说话。朱擎宇默默坐回自己的床上,陌生的拘留所让他适应不了。他心里还期待着许梦馨能过来能保释他。

    耳边传来呼噜声,朱擎宇辗转反侧。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许梦馨站在灯火阑珊处。清冷的脸上失望地看着自己。宋予安柔弱地抓着他的手臂哭地伤心。

    两人的脸在朱擎宇脑海里摇摆,朱擎宇猛地睁开眼睛,脑海里的画面消失,朱擎宇望着漆黑的天花板再也睡不着。

    *

    苏浅盯着天花板发呆,出租屋的床并不大,两个人睡在一起略微小了。身边传来温暖的体温,苏浅不太习惯和陌生人睡。她往床边沿挪了两分,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黑暗中伸来一只手,揽过苏浅的腰将头往里头拽了回去。

    “你干嘛?”苏浅轻声问道。

    黑暗中苏浅的声音特别甜腻软糯,和她温和中带着若有似无的疏离完全不同。

    “往里面躺一点,会掉下去的。”许梦馨提醒道。

    “好”苏浅应声往里挪了一点,直到碰到许梦馨的手臂,她才平躺着不动。

    “你说许梦馨这人吧……啧……”苏浅睡不着躺着和系统聊天。她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许梦馨,内心啧了一口思索合适的词。

    系统233窝在椅子上,听到苏浅吐槽,它忍不住抬起头来。它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张大最打哈欠。系统两只前脚在椅子上踩了两下转身将屁股对着苏浅继续躺下吸收外界能量。

    “咋了?和女主睡,宿主大人,你还吃亏了不成?”系统233出言问。

    “唉,我可没说我吃亏。”苏浅继续和系统拌嘴。

    “嗯,宿主大人不吃亏,女主吃亏了。”系统用爪子巴拉了一下耳朵表示不再和苏浅聊天。

    “……”苏浅独自躺着憋屈。

    “你相信世界上有妖魔鬼怪吗?”

    就在此时,许梦馨的声音从苏浅耳边响起。苏浅被她吓了一跳。黑暗中她还能看到许梦馨朦胧的眼睛。如黑暗中的狩猎者盯着苏浅。

    苏浅呼吸一滞,压低声音小声闻到。

    “为什么这么问?应该没有吧。”这是现代,怎么可能会有鬼。苏浅不明白许梦馨为什么会怎么问。

    许梦馨翻了个身,轻声回道:“就是无聊随便问问。快睡吧,不要胡思乱想了。”许梦馨不在说话,她的呼吸声逐渐平稳,仿佛像睡着了一样。

    许梦馨对苏浅的话持保留意见。她只想想知道,如果没有妖怪,苏浅又是在和谁自言自语呢?

    黑暗中许梦馨环顾四周确定房间里没有可以生物,这下闭目沉思。也许她对苏浅太过关注了。看来这几天不能再来这里了。许梦馨在心里盘算着。

    脑海里还不断蹦出各种菜名,许梦馨烦躁的揉揉自己的眉心。

    求求苏浅快点停止思想吧,
目录 书签
花醉文学网 神话大汉,冠军兵圣免费阅读 末日怎么才来?我欠款都还完了最新无防盗 思她文学网 让美食成为宠兽是否搞错了什么百度百科 诗意小说 书声如雨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世界 文学之殿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资txt下载 予拥阁 【快穿】万人迷渣受作死日常 搁浅阁 人生交换后,大小姐提刀上门 返回顶部